当社畜成为女Alpha后

16. 别扭(捉虫)

清秋百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网heiya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

omg!莱亚的情热期提前竟然是因为她做的饭?

那菌菇就是最常见的那种,她怎么知道莱亚会过敏,温祁烟欲哭无泪,也不知道她那点账户余额够不够赔偿的。

莱亚淡淡道:“厨师我辞退了,他没有认真核对我的过敏源食材表。”

对呀,菜又不是她买的,温祁烟的心放回到肚子里。

她苦着一张脸,双手合十在身前作揖,“我的好少爷,求求了,能不能发给我一张您的过敏源表格。”

似有似无的寒铁信息素随着女alpha的动作缓缓飘来,莱亚感觉到自己的腺体微微发热,安抚剂即将失效,他努力压住喉间的喘息,摆摆手示意温祁烟出去。

哪怕他的灵魂一直在渴望,他也不想要面前这个没有心的人的安抚。

看到莱亚摆手,温祁烟眉梢挂上一丝笑意,她就说嘛,莱亚就是面冷心热的人,这点小事儿怎么会和她计较呢?

看来这件事算是翻篇了,她点点头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快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异响,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愣在了原地。

莱亚的脸泛着奇异的红,眼里蓄满薄薄一层水雾,整个人瘫软在床头,清瘦的胳膊从白色睡衣里探出,挣扎着在床头柜里翻着什么。

温祁烟无声叹气,姐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尤其见不得炸毛的小猫咪受罪。

她快步走了回去,这才看到莱亚想要拿的是安抚剂,扬了扬眉毛,这么快就失效了。

拿起药盒温祁烟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儿,脸红了一下,好在她现在皮肤黑了一些,看不出来。

她把新药盒送到莱亚的手里,犹豫着开口,“你还好吗,莱亚?”

一回生二回熟,温祁烟心里琢磨着,要不就再帮他打一次安抚剂,就是不知道小祖宗清醒的时候,会不会好好配合她打针。

“滚出去。”莱亚一把抢过安抚剂,气若游丝地骂道。

果然还是昨晚的莱亚最可爱,温祁烟腹诽着,看他实在难受忍不住补了一句,“要不要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呵,你是希望温炙炎马上得到消息冲过来吗?”莱亚一声嗤笑,“行了,叫你滚出去,听不懂啊?”

温祁烟:“……”

她就多余问,看他有劲儿骂人,估计自己打针也不成问题。

温祁烟恭敬地鞠了一躬,再次转身走了出去。

莱亚手撑着额头,感受到腺体越来越热,防护贴已经挡不住橙花信息素的逃脱。

他连用手打开安抚剂包装的力气都没有了,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死死咬着嘴唇,生怕吐出心里那句‘留下来’。

手扶到门把手的瞬间,温祁烟停下了脚步。

橙花信息素彷佛不舍一样,追在她身后,围绕着肩膀打转,不似昨晚的清甜,温祁烟闻到了一丝苦涩的味道,心里泛起怜惜。

心里犹豫了一下,明知道会被骂,还是转身回去了。

冰凉的手指从莱亚的手里拿走了安抚剂,莱亚使劲瞪大眼睛,眼前还是模糊一片,只得用力抬头想要确认,是不是她回来了。

随着一声轻柔的叹息,刺痛的感觉从颈后的腺体处传来,微凉的安抚剂顺着颈椎而下带来战栗,莱亚闷哼一声,落下几滴眼泪。

“你为什么要回来,我的事与你无关。”他听到自己在问。

女alpha轻声哄道:“嗯嗯,是我不好,别生气了。”

“好疼。”莱亚呢喃道,忍不住挣扎。

女alpha的动作更加温柔,另一只手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乖啊,马上就好了,我轻轻的。”

莱亚还有许多话想问,却抵不住情热期反复发热带来的疲劳,眼皮越来越沉,意识也逐渐模糊,即将睡着之前,他突然抬手抓住她的衣角,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不愿松开。

莱亚无意识地蹭了蹭,放任自己坠入梦乡。

望着沉沉睡去的omega,温祁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差点儿没经住诱惑。

幸好她早有准备提前贴了防护贴,不然信息素跑出去,更解释不清了。

但是,她的上衣看起来是保不住了呢,温祁烟为难地看着抓着自己衣服不放的莱亚,没想到情热期的omega这么粘人。

算了,对比起自己的工资,衣服就便宜多了,她小心翼翼地把上衣脱了下来,捡起了安抚剂的盒子。

这个安抚剂是不是保质期快到了,怎么没一会儿就失效了。

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决定趁着莱亚睡觉的时候,去一趟校医院。

得开几盒新的omega安抚剂,嗯,还有alpha防护贴,也得来几盒,她的马上就用完了。

也不知道莱亚会不会给报销。

想到这儿,温祁烟终于意识这份工作的难点原来不是体能上的考验,而是意志力与人性的考验。

*

周末学校里的人不多,温祁烟换了一身训练服,去的路上可以顺便活动活动身体。

一周没怎么训练,关节都有点僵硬了,看来还是得早起,恢复在护卫队的生活,晚上也要去找乔丽练习格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和离之后其他 / 全本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59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