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爱豆少接触二次元!

16.蜘蛛丝Monopoly

石头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网heiya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戈陵正在惦记的楼昭今晚也不平静。

快九点了,明天搞不好还要有事去别人学校。

从地下剧场出来,他去泊车区,坐进驾驶座绑上安全带后,他连黑魆魆的窗户还没拉下,许谈的微信虽迟但到:“楼外楼,周六了,你安利的那部五月神作预定今天追完了吗!这集有没有梗?和我说说剧情,我现在心痒痒的。”

楼昭刷不了微博也回答不来新番内容:“麻烦自己追,这里不是破站动画区解说,二十五分钟的更新拉速看完不用多久。”

“我现在忙约会啊!没你一回家就天天对着个电脑和手机有时间啊,”许谈的回答简直丢尽了广大死宅们的脸,才这个岁数就脱单,让那些抱着一堆手办周边当老婆的男人们怎么活。

“那你就忙你的,我在s市的马路上,别逼我开回b市创你,”楼昭又加了句:“才有个小子被我送icu了。”

哪知道,楼昭的回答把许谈给立马吓了一跳,微信很快响了响:

“楼昭,你,你咋了?没事吧,你别告诉我又……”

上次楼昭忽然当众发作心理问题,明明自己也没错,结果打了个人进医院,最后走好久的法律程序,他记得还是二人二十出头呢。

别又出这种事了吧?

“没有,和那回不一样,”楼昭心不在焉的,蹙半天眉,双手放方向盘上,最后用那人能爬起来走路做解释了。

许谈将信将疑的,他们聊完两句话,楼昭也没对朋友说出口自己是为了一个人而出了头,这次也不需要对伤者负责。

只是说起来他为什么觉得李戈陵的身形和……说话的语气那么熟呢。

楼昭帮李戈陵的时候已经这么想了,后来从大学生的面前侧肩而过,撇见他短t恤里的脖颈,他俩都同时窜出来一个念头,“我们有在哪里见过吗?”

这句话在三次元,楼昭没有好意思讲出来,太像油腻男的搭讪。

可独自出现在灯光下的李戈陵和地下剧场的氛围格格不入,可能长得也不错的成天杰那么馋李戈陵真的不是没理由,四周围不少人一瞬间盯上了这一抹风景,他仅露出的半张脸都过分惹眼了。

地下偶像剧场的规矩,带面具,送一杯鸡尾酒。

故作保守的规则无疑是为了加重这种环境下的暧昧气氛,放大每个人的本能,还有让你一眼会被自己钟意的猎物吸引。

楼昭靠面具伪装,故作平常地离开,却还会在此刻回忆起那一幕下的青年。

他帽檐下的眼不是完全不熟悉身体的这种感觉,离去后始终毫无表情的脸部也对自己根本看不到李戈陵的方向微抬了下眼。

他看的人估计已经安全回学校了吧。

不能明着送酒,只能送那一球昂贵的冰淇淋给今晚他唯一产生多看一眼想法的人。

对陌生人而言很多余。

人类又真的会总是偏心自己的喜好,悄悄取悦一下,以此赢得好感。

……

到了住的地方,楼昭和许谈想的一样是直奔电脑上那部五月神作预定去的,他打开足有整面墙那么大的巨幕投屏,拳击番的op刚要开始放。

“……姚策,店里那个大学生走了没有……”楼昭一边暂停,想洗个澡回来,又想用手机先问问李戈陵,手中的屏幕却在此时闯入了一个不常联络的亲属消息,弄得楼昭没打好的回复全成了草稿。

楼一俊:

【聊天记录折叠】

4月xx日

姐姐~

不做嫂子~

(18男高奶狗撒娇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33万字3个月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席卷天灾其他 / 全本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104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