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美景今犹在

第84章 景瑜1

范礼彬怎么都没想到梅良辰会这么晚来找自己,他那只按在门把上的手僵了住。

范礼彬不知道要不要让梅良辰进屋?更不知道,关于《三生缘》这本书,梅良辰到底知道了多少?

踌躇了好一会,才道:“我不欠梅家什么,你找我也捞不到好处。”

梅良辰笑着推开范礼彬,大步朝屋里步去。

范礼彬在景舒所住的旅馆附近租了套私房,屋中的家舍不像梅良辰那么铺张,但也配套齐全。

梅良辰挠挠脑门,坐在靠近自己的沙发上,随即翘起二郎腿:“范家这是收回了管理权,你不会落得连个安身之处都没了吧!”

范礼彬就知梅良辰半夜上门准没好事,这不,一开口就开始挖苦自己。

“自然是不能与你梅大少爷相提并论,你到哪都有汽车别墅和保镖。”

范礼彬觉得梅良辰很是无聊,从口袋里摸出烟盒,继而取了根叼在嘴里,用火机点着后,吐出一个大烟团。

梅良辰戒烟已有段时间,本以为对烟没了感觉,现在经范礼彬这么一闹,烟瘾犯了,只见他嗅起鼻子。

范礼彬弯了下嘴角,立马给他递上一根,“想抽就抽,景舒不在,没人会说你。”

梅良辰笑着接过烟,将烟横在鼻子上嗅了嗅,却没有点着的意思。

“你从苏曼倾那里问出点什么?”梅良辰没一会就将烟拿开。

屋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古怪,明明这两人前不久还是仇人,此刻却像是被洗去了记忆一般,站到了同条战线上。

范礼彬也不知打什么时候开始,对梅良辰的态度陡然改变,也许是因为,他与梅良辰并非亲兄弟,对梅良辰的恨意在淡化。

而之前,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害得梅夫人至今未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雾色纠缠》《草原种田发家记》【热巴中文网】《雪中春信》《盗墓笔记

黑岩网【heiyan1.cc】第一时间更新《良辰美景今犹在》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日落大道其他 / 全本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26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