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早师徒文里当咸鱼

21.师尊买了一个项圈

萝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网heiya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最后卫青檀通红着脸跑了出去,在楼梯拐角处,险些一头撞师尊怀里,要不是师尊及时伸手拽了他一把,他就一屁股跌地上了。

苍云秋看了看拢着衣衫,面红耳赤的卫青檀,又看了看不远处敞开的房门,左栏玉就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没来得及藏的腰带。

眉峰瞬间蹙紧了。

心生几分不悦。

当天晚上卫青檀就被留在苍云秋房里临摹字帖。

之前苍云秋吩咐卫青檀练字,每晚临睡前临摹一页,他都老实照做。如今出门在外,师尊没有强求他每晚都临摹,但缺的漏的都得找个时间补回来。

否则到日子了,苍云秋会查。

卫青檀今晚心不在焉,下午被大师兄扯了腰带,险些衣服被扒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因此写错了好几个字,把书页上弄出了几个黑墨团,手背还有脸上都沾了墨汁。

他还浑然不知,擦汗的时候,又在脸上乱抹,没几下就抹成了大花猫。

苍云秋就在一旁盘腿打坐,根本没往他这边看一眼,但却像是开了天眼一样,语气淡淡地问:“你的心思飞哪儿去了?”

“师尊,天太热了。”

“只怕不仅是因为天热罢。”苍云秋道,“椅子上长了钉子么?”

卫青檀一愣:“没有啊…”

“那你瞎晃什么?”

“……”

不是,师尊的眼睛都没睁啊,到底怎么知道的?他明明挪动得超级小心。

卫青檀十分好奇,小心翼翼凑近了些,爪子在师尊眼前晃了晃,见苍云秋眼皮动了,忙嗖的一声缩了回去。

“师尊……”卫青檀放下毛笔,攥了一手心的汗,悄悄往衣服上抹。犹豫了好久,才小声解释,“大师兄只是误会我身上有伤,所以才……”

“不必解释,为师相信栏玉的品行。”顿了顿,苍云秋睁开双眸,问,“为师赠你的玉简何在?”

“在这里!”卫青檀伸手从衣领里拽出一条细绳,底下系着的正是玉简,“弟子那天晚上正要捏碎时,被越清流发现了,手也是那时落的伤。”

苍云秋不禁失笑:“是小狗么?”

“弟子怕弄丢了。”

这是师尊送他的第一件礼物,意义不同,他得贴身藏着,可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了。

苍云秋阖眸吐纳,片刻后起身,轻轻扶平衣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淡淡道:“陪为师出去走走吧。”

子时将近,庙会已经快结束了。

前来玩乐的百姓也少了许多,夜风一吹,还真是凉爽惬意。

卫青檀一点没觉得失落,哪怕只是逛个尾声也好。更何况以他多年以来勤俭持家的经验来看,庙会就跟商店过了晚上九点就开始打折一样,能买到便宜东西。

由于原主生平爱美,稍微有几个钱就买漂亮衣服,首饰和胭脂水粉打扮自己。所以很穷。

在问剑宗拜师学艺,经济主要来自于三方面,一是月银。像卫青檀这种亲传弟子,每个月能领两百灵石。

二是下山做任务。但卫青檀穿书后,就没接到过任务。

三是家里补贴。原主在原文里拜师之前,就是个乞丐,这条路一下堵死了。

“冰糖葫芦,糖人,橘子,苹果,甜瓜,香蕉,蜜饯……炸小土豆。”

卫青檀走一路,嘴里絮絮叨叨小声念一路。这些东西他都想吃,但囊中羞涩。

而且,他还得存点钱,以备不时之需。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买了一串冰糖葫芦,还有三颗炸小土豆。

“师尊!”他把其中最贵的,花了他五灵石的冰糖葫芦递给了苍云秋,还热情推荐,“这个酸酸甜甜最好吃了!”

“为师辟谷了。”

“可师尊来都来了,什么东西都不买,也不吃,光看有什么意思呢?”

卫青檀抿了抿唇,有点失落地收回冰糖葫芦,想了想,他突然又开心了。

难不成师尊是特意陪他出来逛的?

苍云秋看出了他的心思,却没承认,道了句“会买”,便随意在周围还没来得及撤的摊位上逡巡一圈,随后走到了一个摊位前,买了一个……项圈!

小牛皮材质的,通体漆黑,款式精致。

回去的路上,卫青檀一直在想师尊突然买个项圈,到底几个意思?

师尊肯定不会自己戴,那势必是要送人的。可关键是,师尊打算送给谁?!

陆北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带枪出巡其他 / 全本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29万字一年以前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